娛樂資訊

星漢燦爛

星漢燦爛

年伊始,高熱度、高口碑的古裝電視劇《星漢燦爛》就在城市電視開播,引發觀眾熱烈關注。適逢新春佳節,該劇更成為親友聚會茶餘飯後談論的熱門話題之一。《星漢燦爛》講述背負深仇的少年將軍凌不疑,與父母長期徵戰在外的「留守少女」程少商在無數次考驗中互相扶持、相伴成長,並攜手化解家國危機的故事,分《星漢燦爛》和《月升滄海》上下兩部。

《星漢燦爛》擁有金牌製作班底,一眾實力派演員助力,男主角吳磊陽剛,女主角趙露思聰慧,「吳露可逃」組合足以讓《星漢燦爛》站上古裝偶像劇的顏值天花板。家庭線、愛情線、家國線並行穿插劇中,令觀眾有同時在追三部劇的感覺,笑淚間看家族百態,星漢中見脈脈真情。該劇在中國大陸開播期間,豆瓣評分7.4分,最高單日播放量破3億,創下騰訊視頻兩年來的最高播放量紀錄。

星漢燦爛
星漢燦爛

原著改編另辟蹊徑

近年來,文學作品改編影視作品甚為流行,但改編效果參差不齊。要麼類同嚴重,某類受歡迎的題材扎堆湧現;要麼胡亂刪改,原著被改得面目全非,讓原著粉大失所望。《星漢燦爛》改編自關心則亂(本名鄭怡)的小說《星漢燦爛,幸甚至哉》,作者的另一部小說《知否?知否?應是綠肥紅瘦》也曾被改編為同名電視劇,成績不俗。有了《知否》的珠玉在前,《星漢燦爛》的製片人李行壓力不小。他初看小說時,就被原著中一個個生動而鮮活的人物形象所吸引:「《星漢燦爛》裡面人物非常多,每個人物都十分立體飽滿,包括很多配角都給人留下深刻印象。」於是他大膽邀請了原著作者鄭怡作為劇本顧問,並請來費振翔執導。說到費振翔,或許大家會有點陌生,但說到他的作品都無人不曉。費振翔執導過鬼吹燈系列《雲南蟲谷》、《龍嶺迷窟》以及《怒晴湘西》等等作品,他擅長用獨特的鏡頭呈現給觀眾兼具美感和質感的畫面。

改編第一步就是精簡人物,先在原著龐大的角色群中作取捨,有名有姓有台詞的人物由170多個縮減到98個,再思考如何用劇情「串起」他們。小說和影視作品的觀感很不一樣,小說中多點散發,不同人物在不同地方發生各種事件,而影視改編則需要考慮如何將這些事件聚攏在主要人物的周圍。原著中凌不疑在第八章才出現,劇中觀眾印象比較深刻的董舅爺貪墨軍械案、雍王起兵、肖世子與何昭君促成程少商的退婚等等,都是原著中的經典事件,但在小說裡都與男主角凌不疑基本無關。經過改編後,用凌不疑的身份謎題串聯起各個人物的故事線,並將男主角出場的時間前置,劇情也變得更為緊湊。觀眾都很買賬,因為既說通了故事,也看到很多原著的「名台詞」與「名場面」,體會到「原汁原味」的感覺。其中男女主角的初遇更是成為劇集的焦點場面,原著中本來只是平淡的驚鴻一瞥,經過編劇妙手,將女主角的三位未來未婚夫都連了起來,並且分別用不同的橋段,暗示了他們未來的結局。

其次改編需要用現代的創作理念還原古裝劇故事裡不同的人物情感,給觀眾帶來共鳴,做到這一點確實不易。導演費振翔認為:「蕭元漪和程少商這對母女的關係很複雜,可以帶來更多延展。」曾黎飾演程少商的母親蕭元漪,引起了觀眾極大的討論。一位長期徵戰在外的母親,與從小缺愛的女兒重新開始生活,必然要經過從疏離到再次熟悉的過程。蕭元漪為了證明自己的「公平」,屢屢在程少商面前偏向少商的堂姐程姎(徐嬌飾)。蕭元漪與程姎不是母女勝似母女,而程少商只能遠遠地看著,眼神裡有羨慕有感傷:「堂姊處處無母,又似處處有母。我實則有母,卻似無母」。事實上,蕭元漪嚴苛的教育方式正是中國式父母望子成龍這一迫切心態的真實反映。經過改編,原生家庭和母女關係等問題為古裝劇增加了現代生活的代入感,也掀起熱門話題,觀眾紛紛在社交平台上一起交流分享這種「窒息的母愛」。

總製片李行以及導演費振翔帶領主創人員還進行了三個月的劇本圍讀,從早上9點到晚上8點,每一個人都將台詞大聲朗讀出來,發現問題立刻修改。合理改編不「魔改」,不加油添醋,循序漸進,男女主角之外加入父母長輩愛情、母子家庭關係等多維度情感,最終促成了觀眾眼中尊重人物、尊重劇情、尊重原著的《星漢燦爛》。

星漢燦爛
星漢燦爛

古裝家族群像戲

《星漢燦爛》上下兩部,時間跨度長,涉及的階層與家族也多。本劇群像出色,首先在於多而不亂,即便是身份相似的人物,特徵也足夠鮮明,不會讓觀眾混淆或感覺重復。全劇98位角色無一打醬油,全部可以做到「有來處、有出處」,即便是程少商三叔母的前男友這樣一位應該是邊緣人物的角色出現,都能帶出了豐富的情感與故事性,推動劇情並且令觀眾印象深刻。

群像之中又以程家的宅鬥戲最為出眾,著名演員許娣飾演的程老太太是鄉野出身,帶有濃厚的市井氣,爭強好勝、愛貪小便宜,動輒撒潑耍賴。她在兒子面前賣慘哭嚎,搞苦肉計要跳井,小眼神卻時不時往兒子那邊瞟。許娣曾因《我的前半生》中的出色表現,獲得中國電視劇品質盛典年度最佳女配角獎和優秀老戲骨獎。這程老太太找她來演真是找對人了,又作又蠢還有點萌,活靈活現。

程少商在程老太身邊長大,瞭解程老太的套路,每每少商佔據下風時,她就學程老太「賣慘」,各種裝病、裝暈運用得更加爐火純青。此時她雖然還沒有大智慧,但用小聰明來對付那些腦袋空空的人,綽綽有餘。

陳思斯憑借《甄嬛傳》裡的曹貴人一角給觀眾留下了深刻的印象,這次她又來扮演反派,飾演二叔母葛氏,挑撥程老太太與兒子一家的關係。不過,她空有一肚子壞水,人卻愚笨無知。陳思斯對於人物特點的拿捏恰到好處,保證喜劇感的同時又不過分,為整部劇添彩不少。

郭濤是公認的實力派演員,他飾演程少商的父親程始,看著老實厚道,其實也繼承了老母親的戲精特質,面對母親的蠻不講理,他用以彼之道還治彼身的一套應對方法,令人忍俊不禁。除此之外,董舅爺一角也相當搶眼,他貪污中飽私囊,對著將軍凌不疑竭力討好諂媚,還抱著僥倖脫罪的希望,一副小人嘴臉。羅二羊這位演員觀眾可能感到陌生,其實他出演過《慶餘年》裡的袁宏道、《誰是兇手》裡的吳明,《星漢燦爛》裡的戲份不多,卻能憑借演技搶鏡,實力毋庸置疑。

《星漢燦爛》還有保劍鋒、曹曦文、沙寶亮等諸多實力派演員加盟,回溯十年的光陰,這些演員在男雋朗、女嬌俏的全盛時期,個個是一線的小生與花旦。還有明辨是非、被奉為劇中「嘴替」的萬老太太,慘遭滅門、一夜長大的何昭君,以及出場僅10分鐘,卻賺足觀眾眼淚的驊縣祖孫等等,這些角色雖然戲份寥寥,卻能深入人心。程少商的三叔、閨蜜萬萋萋、凌不疑的貼身侍衛、程少商另外兩個追求者樓垚和袁慎,均貢獻了諸多閒筆式的笑點。可以說本劇沒有主配角之說,每個人物都演技在線。從台詞中聽出情感的複雜,從性情中感受物是人非,所有細節的疊加都成就了《星漢燦爛》群像的塑造。

星漢燦爛

吳磊 童星成長史

飾演凌不疑的是年僅23歲的吳磊。童星出身的吳磊4歲拍廣告出道,7歲就為自己爭取到了電視劇《封神榜之鳳鳴岐山》哪吒一角,2011年憑電視劇《淘氣包馬小跳》中馬小跳一角獲得觀眾喜愛。15歲那年,他在電視劇《琅琊榜》中飾演小飛流一角,是胡歌飾演的梅長蘇的貼身護衛。憑借這個心智不全但武功高強的角色,吳磊人氣高漲,一舉拿下國劇盛典最具潛質演員獎。2018年,吳磊在張藝謀執導的電影《影》中出演少年楊平。2021年,他與迪麗熱巴主演古裝歷史劇《長歌行》,飾演草原部落特勤阿詩勒隼。

說到《星漢燦爛》,吳磊表示凌不疑是一個挺複雜和極端的人物:「他為國為民,有很磊落的一面。同時,他也有很陰暗的一面,背地裡他算計了這個戲里出現的絕大部分的人物。所以說,這是一個亦正亦邪的人。」為了復仇,他處處細心、洞察驚人;面對敵人他動用私刑,刀刀下死手,殺伐果斷之氣溢出屏幕。為此,吳磊一度擔心這個角色不討好:「他就像一塊烏雲一樣,籠罩著別人,我挺擔心觀眾不喜歡他。」於是在演繹的時候,吳磊盡量尋找這個人物柔軟和脆弱的部分,「作為扮演者,我很心疼他。他認一個殺害自己親生父親的仇人為父十幾年,為的就是復仇。」吳磊為了「入戲」也很努力,拍攝時不論收工多晚,都堅持每天健身一個半小時,他想要維持緊繃狀態,從身體上直接體會凌不疑「每天把自己逼得很狠,從來沒有讓自己好好活過」的人生。

吳磊年紀輕輕就把一個如此複雜、成熟的角色演繹得有血有肉,他的眼神尤為出彩。在求娶那一段戲,凌不疑聽完程少商母親貶低少商的一番話,眼神霸氣、堅定又心疼,表白:「你程少商就是全都城最好的女娘!」程少商在危急之際,凌不疑總能第一時間趕到,每次眼神都有層次變化:面對生死,眼神裡滿是擔憂;在面對公主凌辱時,眼神中更多的是維護的偏愛和霸氣;而面對女主時,眼神盡是溫柔。有網友表示,凌不疑手刃雍王這幕,連看30遍都不夠。殺雍王的時候一共四刀,每一刀都有不同的表情與情緒遞進,塑造出大將軍狠戾、毒辣,對待敵人絕不心狠手軟的形象。凌不疑復仇夜可謂是全劇最高光的時刻,手刃仇人這場戲,也是吳磊最難忘的,「那場戲我壓力挺大的,一直沒有準備好。到了現場終於找到感覺了。其實,他完成他人生最大目標的那一刻,他同時失去了人生中最重要的東西。」屏幕上的吳磊面部肌肉跳動、青筋凸起,短短40秒的時間他將大仇得報的喜悅、15年來懷揣恨意的悲傷,以及殺完仇人之後的迷茫等多重情緒展現得淋灕盡致。

已經在娛樂圈摸爬滾打了16年的吳磊,與他合作過的前輩數不勝數。而《星漢燦爛》也有不少演員與他合作兩三次了,他們陪伴著吳磊走過了不同的人生階段,也見證了他的成長。程老太太許娣在《淘氣包馬小跳》扮演過馬小跳的老師;宦官曹成的扮演者鍾衛華在《琅琊榜》中扮演過晏大夫這個角色;飾演樓垚的余承恩曾在《理想照耀中國》中出演過吳磊角色的同窗;女主角趙露思是《長歌行》中的李樂嫣,與吳磊二度合作。吳磊一如既往地謙虛和踏實,他坦言現在「就好好拍戲,好好做人」,每天都特別希望別人能叫他一聲「新人演員」。

星漢燦爛

趙露思 走好每一步

非科班出身的趙露思,2018年參演關曉彤主演的古裝言情劇《鳳囚凰》而進入演藝圈。她是《哦!我的皇帝陛下》中開朗活潑、古靈精怪的洛菲菲;是《萌妻食神》中溫婉可人、用情至深的歌女柳依依;是《最動聽的事》中有著強大聽力天賦並執著追夢的貝耳朵;是《藍色生死戀》中命運坎坷卻堅強樂觀的恩熙 。2021年她在古裝勵志劇《長歌行》中飾演李樂嫣,並憑此角獲得第16屆首爾國際電視節「亞洲之星」。

在《星漢燦爛》中趙露思飾演程少商,這是她從業以來拍攝最久的一部作品,她陪著程少商一起成長,見證著她的蛻變。最初接到《星漢燦爛》這個劇本,趙露思就覺得,程少商和其他古裝劇的女主性格差別很大,「我很喜歡,也很好奇」。和很多常規女主角的悲慘經歷不同,程少商並沒有經歷家世不幸,也非出生寒門,她更像是古代的留守兒童,這種童年的經歷也養成她外表強硬,內心自我保護意識很強。趙露思表示:「程少商年齡很小,有很可愛的一面,而且她很會裝,是個小戲精,是一個有成長性的角色。」在拍攝過程中,趙露思將程少商的前後期的變化,作了區分。「前期把很多心裡的想法脫口而出,形成少商嘴上不饒人的一面。身形上,總是癱坐著,做事也帶著扭捏,像個糯米團子。」而後期,程少商在皇后身邊學習,加上與凌不疑的感情升溫以及二人共同面對困難,她開始內斂,「體態上也更為挺拔有禮節。」趙露思也喜歡賦予角色一些特別的小動作,例如少商愛玩自己腰上的吊墜,緊張、無聊、開心等時刻,都會把玩身上的小飾品,這讓她比較有安全感。

程少商的愛情觀也與別不同,她要的從不是依附,追求的是愛情中的平等關係、並肩作戰、坦誠相見,哪怕要面對的是陰暗與艱難。她從害怕到被逼接受婚約,從抗拒到慢慢靠近,從喜歡親近到最終愛上凌不疑。面對文帝帶有試探性的懲罰,在雪中刑場,程少商撲上去保護凌不疑。在趙露思看來,那刻的少商才真正意義上直面了自己對於凌不疑的愛。這也是她印象最深刻的一場戲:「那場戲其實挺難拍的,有雪機在旁,我幾乎聽不到自己的聲音,但要感受到當下緊迫的情緒,表達對於凌不疑受傷的焦急、心疼,同時帶著強烈的佔有欲,就覺得這個男人是我的,誰也不可以欺負他。」

出道五年,從默默無名的小角色演起,一路成長為受到肯定的女主角,趙露思讓她的粉絲尤為驕傲。他們說:「趙露思不是一夜爆紅,如今的成績都是靠她自己一步一步走出來的。」入行以來,趙露思幾乎很少休息,都在不同的劇組之中首尾銜環。趙露思說自己是一個沒有太大野心的人,對於今後演藝事業的發展也不敢有什麼太大的期待,更沒有幻想過自己會達到怎樣的高度。她想要就是演技的提升,「我就是覺得至少一部戲要比一部戲更加進步,不只是我自己覺得進步,是所有人都能看到我的成長。」

星漢燦爛

古風美學製作精良

《星漢燦爛》的製作考究,劇集中的人物稱呼「君姑」「大母」等,均在《爾雅·釋親》、《漢書》中出現。其有關嫁娶風俗、器物擺放、詩詞歌賦等,都為觀眾帶來了視聽美感的享受。在熱搜刷屏的正旦燈會燈謎「客來東方,且歌且行,不從門入,進我院牆」的詩句,就因其古風和內涵而深受觀眾喜愛。

《星漢燦爛》最先是在橫店拍攝的,同期拍的古裝劇非常多,每天「搶景」就成了最大困難,搶不到就無法拍攝。直至後來轉場至貴州影視地,才將已經落後進度20天的戲趕了回來。事實證明,製作團隊的決定十分睿智。近幾年古裝劇多次發生因取景地過於雷同化,而被觀眾苛責。轉場貴州場地,除了能夠保證進度外,新取景地的視覺呈現,也讓觀眾眼前一亮。上元節燈會那場戲,就是在貴州影視基地完成的。總製片李行回憶道,那場戲拍攝頗有難度,現場來的人非常多,場面調度很難控制。後來經過現場全劇組人員多次的演練,整整拍攝了三天三夜才保證了這個「名場面」的完美呈現。

一部劇除了好演員、好故事外,也必須要有好音樂來進行搭配。《星漢燦爛》的同名主題曲兼片尾曲找來了單依純演唱,獨特的嗓音唱出了特別的味道。另外,阿雲嘎和黃齡也分別為此劇演唱了兩首人物主題曲《弦歌》和《星河歎》,不容錯過!

logo
fairchild-gro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