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資訊

鞏俐 女皇駕到

鞏俐 女皇駕到

撰文 壬豐
版面設計 Jenny / 網上圖片

近日第72屆戛納 (Cannes)電影節,有一個人的名字頻繁出現在各媒體平台上,凡是報導戛納電影節,講到明星,都不可避免地提到她的​​名字 —— 鞏俐。如今戛納電影節上的紅毯,網傳只要「花錢」就能上,所以總能看到許多叫不出名字的十八線明星/網紅,穿著奇裝異服拼命想在紅毯上搶鏡頭。而對於鞏俐,戛納電影節為她「官方清場」。
將近30米的紅毯,只有鞏俐一人傲視前行,還有長達兩分鐘的官方鏡頭全程跟拍,仙氣飄飄的白色披風紗裙,鞏俐穿出了戰袍的氣場,在向大家招手的時候,彷彿在說「眾卿平身」。這並不是鞏俐第一次享受這樣的待遇了,在2016年的戛納電影節,鞏俐登場時官方全部清場,攝影師的鏡頭嚴陣以待,在萬眾注目下,鞏俐猶如傲視群雄的王者,氣場全開,讓人不得不感慨 —影后有很多個,「鞏皇」永遠只有一個。
鞏俐之所以能被叫做「鞏皇」,不僅是她的長相或是氣場,最重要的是她職業上達到了別人畢生所求,卻難以攀登的高度。和那些沒作品,只靠走紅毯、爭見報的明星相比,鞏俐是真正意義上的頂級女演員。鞏俐對電影是真的愛到骨子裡,進軍娛樂圈那麼多年,除了演員這一身份,別無其他。她從藝30年,拍了33部電影,從1992年成為首位華人威尼斯影后開始,獲得了24個國內外重大獎項。一張飽含凝重柔和充滿戲劇化的面頰,為第五代導演提供了九兒、頌蓮、秋菊、菊仙、菊豆、家珍等角色的戲劇張力空間。
當有人問起,從大學一年級拍戲到現在,30多年了,唯一沒變過的是什麼?鞏俐的回答簡潔有力:「就是熱愛表演,熱愛工作,當一個好演員,這是我一生的願望。」

鞏俐 女皇駕到

落榜生

在成為「鞏皇」之前,她是一名連續落榜生。鞏俐出生於瀋陽,在山東濟南長大,是個地地道道的山東大妞。1983 年,她孤身一人前往北京上海參加考試,連考兩次藝術院校都失利。但她心寬,一邊工作,一邊複習文化課。第三次藝考前,她找到了日後成為她恩師的尹大為老師作考前培訓。第一次見尹老師,她滔滔不絕地講起幾次考試被淘汰的經歷,沒有半句牢騷,像在復述別人的故事。老師問她:「你失敗了那麼多次,還有信心?」鞏俐說:「當然吶,要不然我托那麼多關係找您幹啥?」尹老師說她像山口百惠,當年穿著大花棉襖的鞏俐這樣回應:「我知道很多人都說我像她,但有一天我要讓人知道,我是鞏俐。我要讓外國人看到,我穿著這身衣服多漂亮 。」尹大為上下打量一番鞏俐的大花棉襖,皺起眉頭:「你這身漂亮?」鞏俐憨厚地點頭。
尹大為要求嚴格,在第一次上課時便因鞏俐坐姿不雅觀而狠狠地抽了她一馬鞭。鞏俐大怒,頓時甩門而去。尹大為心想這孩子脾氣大,估計不會再來了。沒想到第二天鞏俐又準時來上課。尹大為暗自讚賞:「這一股倔勁,以後前途不可限量啊!」
培訓了半年後,鞏俐再次踏上藝考的征程。中央戲劇學院的梁伯龍老師評價道:「鞏俐最初上場並不怎麼起眼,但等她唱了一首歌,朗誦了一首詩,尤其是表演了一則小品後,在場的老師們都被震住了。沒想到她的感受力和想像力那麼強!」然而,文化課成績下來後,鞏俐仍然差11分,面對再次落榜,大家都為她惋惜。然而因為她給人印象太深刻,中戲不忍損失這樣的人才,招生組為她鄭重其事地寫了一份報告,要求對鞏俐予以特別批准。這樣,鞏俐才順利上了學。
縱然是落榜生,鞏俐的「狂」已經初見顯露。這種狂,是源自極致的努力,知道自己的汗水不會白費,一定會成功。

鞏俐 女皇駕到

妹妹你大膽地往前走

經歷了藝考的碰壁之後,鞏俐終於等到了屬於她的時代。被張藝謀選中出演《紅高粱》,她就真的「妹妹你大膽地往前走」。1988年5月,柏林上空的一聲霹靂,撕破了西方人對中國電影的蔑視,《紅高粱》從赤日黃沙莽莽的農村闖進柏林電影節並一舉捧走金熊獎,也推開了中國電影國際大門的門縫,讓世界一窺中國電影的光亮。可以說,它是中國電影的一個高峰,是中國藝術史上的一個高峰。
有人認為,鞏俐憑藉幸運得到了九兒的角色。可事實是,除了幸運,鞏俐更多的是努力。在拍《紅高粱》的時候,她在山東濰坊的高密住了兩個月。每天練習挑水,左肩膀被磨破了,就換右肩膀,來回地換。「不能用空桶假裝,會左右搖晃,而有水的桶是上下顛簸的。」很多年後,鞏俐回憶道:「每拍一部戲,其實就是體驗另一個人的人生。我不能放棄任何鏡頭,哪怕半秒鐘都不能鬆懈。」拍《秋菊打官司》為了貼近村婦的角色,她和劉佩琦(男主)就在村子裡偽裝真夫妻,素面朝天,把頭髮弄的粗糙,學會了陝西方言,把村民都唬過去了,以為她真是身懷六甲,還囑咐劉佩琦多照顧「妻子」。
《紅高粱》的合作之後,張藝謀和鞏俐二人合作,再帶來了一批可以影響中國史的作品。1990 年,《菊豆》面世,影片獲得了第 43 屆戛納國際電影節特別獎。鞏俐本人憑藉此片獲得了保加利亞瓦爾納市國際電影節最佳女演員。影片前二十分鐘,鞏俐沒有一句台詞,仰角,逆光,張藝謀學著把即使很土的鞏俐拍的楚楚動人,鞏俐也學著怎麼給張藝謀的角色注入情緒。菊豆是壓抑著,倔強不甘被封建禮制壓抑下催生的一朵牆縫裡的苦菊,鞏俐那永遠下垂的微蹙眉毛充滿菊豆的淚和汗,向觀眾傾訴著:對自由的嚮往,對愛情的渴望,對封建專制者的鄙夷,對舊時代的無盡怨恨……
1991 年,張鞏帶來了集大成之作《大紅燈籠高高掛》,影片斬獲第 48 屆威尼斯國際電影節銀獅獎,是鞏俐在海外最知名的作品之一。在《大紅燈籠高高掛》中,張藝謀將形式感隱喻用得無處不在,幽深閉鎖的深宅大院,點燈吹燈封燈、捶腳、點菜、太太們屋內的裝飾等等,一切都別有深意。開場一分鐘鏡頭定著鞏俐的特寫,這段表演中鞏俐字字堅定地講著對白,沒有任何表情卻牽動細小面部肌肉,講完最後憋了一眼的淚水終於流下,表示頌蓮這個女學生被迫嫁人做姨太的憤懣。木無表情是演員最害怕的表演,鞏俐卻能通過眼神、淚水把一個少女絕望的內心展現得淋漓盡致。
鞏俐和張藝謀第一階段的合作,在1995年的《搖啊搖,搖到外婆橋》後,因二人的分手而正式結束。一別十年,2006年二人再度攜手合作《滿城盡帶黃金甲》,電影發佈會上,張藝謀說:「曾經在長城上許願,一定要讓鞏俐演一次女皇。」鞏俐的眼淚瞬間流了出來。再到2014年的《歸來》,張藝謀邀請鞏俐飾演馮婉瑜,表示除了鞏俐,沒有人能勝任這一角色。電影《歸來》中,鞏俐沒有大哭大笑瞪眼睛「飆演技」的場面,而是從頭到尾,她都輕聲細語,平淡如茶,卻讓人感覺渾身是戲,回味無窮。她做到了「不出一聲,卻滿耳皆是吶喊控訴」的效果。

鞏俐 女皇駕到

也是凱女郎

除了和張藝謀的相互成全以外,鞏俐同時還有「凱女郎」的身份,與導演陳凱歌合作無間。首先是《霸王別姬》,雖然提到這部電影,大家首先會想起張國榮的段小樓,鞏俐的風頭似乎被張國榮蓋過了,但實際上演技完全沒有被壓制,電影最後把劍還給段小樓轉頭那一笑真的是浸透了「此生於此」的感慨。有網友點評到:「看鞏俐的電影截圖,靜態圖片也好過許多當下明星的動態演技。」這部戲外,最為人稱道的,是和張國榮在戛納慶功宴的海邊,穿的那套真絲白襯衫加黑色裹身裙。由於太過經典,以至於每一年的戛納電影節,網友都樂於拿鞏俐的這身裝扮對比其他女明星的服飾容貌,分析「鞏皇」是如何「凌架」當下的女明星。
《霸王別姬》過後,鞏俐再次與陳凱歌合作,飾演《風月》裡的江南老姑娘如意。她在片中與哥哥張國榮一解《霸王別姬》的前怨,上演了一出撕心裂肺的虐戀。鞏俐與哥哥關係很好,戲外他們還相約要拍一部陸小曼與徐志摩的傳奇愛情電影,只可惜二人檔期太滿,計劃一直擱置,直到張國榮離世都未能實現。

鞏俐 女皇駕到

天山童姥 與 白骨精

鞏俐的女皇氣場,讓她非常適合飾演「女魔頭」。在《天龍八部之天山童姥》裡,鞏俐飾演天山童姥巫行雲,與林青霞飾演的李秋水對戲。如果說林青霞的東方不敗,因氣質出眾讓人印象深刻,那麼《天山童姥》裡,兩位氣場獨特的女星攜手,兩個「女魔頭」在戲裏天馬行空地飛天彈射煙火彈,就更讓人挪不開眼。
2016年的《西遊記之孫悟空三打白骨精》裡,原本在原著裡算是「草根級」的白骨精,因為鞏俐的加盟,馬上「晉升」成為絕艷妖后,片中的豪華造型也是令鞏俐出奇地驚艷。雖然電影本身劇本一般,但鞏俐的演技為電影的質感提升了一個新的層次。
在《白骨精》之後,這三年來鞏俐並沒有新的作品問世。出道30多年,只有33部作品,她不算一個高產的演員。但她的每一個角色都堪稱經典,她說:「當我接下一個角色時,一定要有一個比較長的準備過程,才會應付。」也正是因為不願應付,鞏俐曾拒絕好萊塢大IP《007》的邀約,因為認為角色沒有挑戰性。

鞏俐 女皇駕到

狂而有理

鞏俐是很「狂」的。2014年《歸來》入圍金馬獎最佳影后,結果最後以一票之差落敗,鞏俐敢公開質疑金馬獎的不專業。大部分網民和輿論也站在鞏俐這邊。更有人比喻:這就好像一個名校畢業的碩士生去做中學考試題,結果最後批改試卷被告知實力比不過中學生,如何服人呢?
鞏俐的言語一向很犀利。她曾直言不諱地攻擊國內電影人的自娛自樂:「我們的電影市場打不開,一是題材的局限,文學在退步,少有打動人的小說可以拍成電影。二是藝術上走極端,極端地走地下電影,或極端地墨守成規,不去創新。這樣下去,外國人只會想賺中國人的錢,對中國電影一點興趣都沒有。」在一次訪談中,楊瀾問她對性感和美麗的看法,鞏俐說:「我覺得女人都挺性感,只是自己不知道。很多人覺得自己胖或者乾癟,都是不夠自信。」對於美麗,鞏俐認為:「一個女人以為有了美貌後,便可擁有一切的想法是很幼稚的。自己沒有價值,沒有工作能力,很快這個人就會枯萎,你的美貌什麼都不是。」
回到近日的戛納電影節,有部分網友評論道:「鞏皇在紅毯
上好像沒怎麼化妝。裸色口紅顯得氣色不太好?」鞏俐的回覆是:「我不願隨波逐流,其他人都大紅唇我就得大紅唇。我很感謝他們的建議,但對於我來說,我有自己的風格。塗紅唇我不會做,除非在特殊情況下我可以嘗試,沒問題。但在最重要的場合,我還是要展現自己。」她還認為:「戛納是電影的盛會,人不應該喧賓奪主,這不是展示個人氣質的 T 台。」這一巨星氣度,與只渴望踏紅毯的人相比,差距簡直是天和地。
演得了賣弄風騷的風塵女子,扮得像老實無知的農村婦女,架得起熱情潑辣的烈女,更能從少女一直演到老婦,年齡跨度雖大,卻不會讓人感到不相襯。鞏俐很「狂」,但她有狂的資格,不隨波逐流,有自己的風格和態度,狂而有理!

logo
fairchild-group